第385章立刻去联系君之牧

    眼前高耸的建筑物星级酒店矗立在山顶之上,雄伟壮丽,可是停电了,黑成一片,风雪呼啸的映衬下阴森可怕。

    乔宝儿他们还没到酒店就已经听到了闹哄哄地喧哗,吵闹,还有哭泣,呐喊。

    他们从酒店的后门进入,没了暖气,室内也是冷得人发抖。

    人潮拥挤,昏暗无光。

    乔宝儿正在努力地寻找朱小唯他们的身影,而身边这些人惊慌大吼大叫,乱窜,踩踏,一声声谩骂。

    幸好裴昊然在酒店后门没走远,见他们回来,立即走上前,“我们刚才好像听到爆炸的声音,然后突然就断电了,现在所有人都慌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酒店里的一些工作人员也不太明白突发什么事,他们说去启动后备电力,但半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通电。”

    朱小唯抱着裴忆缩在角落互相取暖,暖气停了,他们没有穿御寒的特殊衣物,现在冷得嘴唇都在发紫。

    “我们先回酒店套房那里多拿些被子,先保暖。”

    乔宝儿也没多解释停电的事,拉着朱小唯和裴忆就朝楼梯走去,没了电力,就算楼层再高也只能走楼梯了。

    陆祈南和夏垂雪紧跟在后面回来,看见裴昊然立即告诉他,“风雪把大树刮倒了,正好就砸到了供电设备,引起了爆炸。备用的电力也无法使用了,别出户外,气温很低,现在赶紧多找一些保暖的东西。”

    裴昊然听着脸色大变,立即也跟着上了楼梯,“乔宝儿拉着朱小唯和裴忆上套房去拿被子……”

    夏垂雪原本是住在别的楼层套房,但现在危机关头,遇见陆祈南他们这些熟人,不敢再独自行动了,一路就跟着他们。

    “酒店套房使用的是电子锁怎么开门?”

    陆祈南爬到酒店8层时,想起这家酒店很多设备都是智能化的,意味着只要一停电,全都无法使用。

    裴昊然神色也很焦虑,原本按着预计,就是山下的救援人员无法及时到达,按着酒店的供暖和食物至少也能维持半个月时间不需要慌张。

    这一下子断电了,什么都乱了。

    夏垂雪跟着他们爬到酒店12层的楼梯口时,听到很莽撞地嘭嘭嘭地撞击声……

    因为外面的风雪很大,乌黑云层不断的涌动,整片天空阴暗日月无光,阴森可怕,12层的走廊这边也是漆黑地伸手不见五指。

    当他们走近时,这才看清。

    朱小唯拿着手机的电筒的弱光照着套房门板,而旁边,乔宝儿脱下了她身上笨重的御寒衣物,她拿起紧急消防铁锤,一下下狠劲的去砸着电子门。

    她也砍的累了,把这尖利的铁槌丢下,门板也差不多松动了。

    她往后退了三步,直接将电子门踢开。

    夏垂雪看得目瞪口呆。

    乔宝儿累地喘气,额头渗出冷汗,手指着房内,“把所有的被子都找出来,我的包包里有一个满电的充电宝,打火机……”

    陆祈南他们也快步跑过去,裴昊然抱着裴忆那冻得发冰冷的小身子立即用羽绒被将他包裹得严实,陆祈南也打着手机电筒在房内找一下有什么可以使用的东西。

    至于乔宝儿把人家酒店的电子门砸了,这对他们来说见怪不怪了。

    这样的恶劣的环境下,比起娇弱的女人,果断的处理方式才能活下去。

    “谢谢。”

    夏垂雪走到了乔宝儿身边,突然对她说一句道谢,“刚才在电缆车里,真的很感谢你和陆祈南没有走掉,救了我们。”

    乔宝儿正在翻着抽屉找打火机,扭头看向她,想了一会儿,“不用谢我。”

    “也不是我多伟大,只是看见了,不救你们,我自己良心不安,跟你是谁没关系。”

    夏垂雪看着她在忙碌地找东西,突然内心升起一种复杂情绪。

    如果当时是她,她真的可能会直接跑掉。

    救人并不是义务,这样恶劣的暴雪天气,各自保命。

    “就算裹着被子还是不够保暖。”

    裴昊然摸了摸裴忆发凉的身子,很担心,“再这样拖下去,撑不到三个小时,酒店内体质虚弱的老人孩子肯定会高烧生病。”

    就算是山下的救援人员也不会想到,酒店居然突发断电,这样一来,情况就变得非常紧急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随时会要了人命。

    陆祈南神色也很急,很恼,“这家酒店什么办事效率,他妈的那个负责人安塔简直是没脑子的,找人上山救援为什么还要拖这么久!”

    裴昊然忽然想到了什么,拽着陆祈南的手臂急急地问,“现在酒店是不是还有卫星电话?”

    “卫星电话是不是在安塔那里?”

    “我们可以用卫星电话联系君之牧,就算风雪再大,之牧手下的人办事效率高,肯定能很快派人过来……”

    裴昊然说这句话时,目光下意识地朝乔宝儿那边看去。

    乔宝儿没什么表情,眼底有些凝思。

    陆祈南英俊脸气愤地大骂,“没用的!”

    “怎么可能没用,君之牧知道我们在这边度假,乔宝儿在这里,他有可能事先就知道这边天气会恶化,只要我们告诉他现在突然断电必须立即过来……”

    陆祈南表情压抑复杂,咬牙切齿,“我是说,没有用,因为最后那部卫星电话被安塔弄丢了!”

    刚才亲眼看见安塔那个蠢货将手上最后一台卫星电话失手掉入白茫茫的一片雪里。

    忽然间,大家都没再说话。

    这沉默的气氛,凝重在心口,有一种压抑窒息感觉。

    其实一开始就可以联系君之牧,只是他们谁也没料到,断电了,没有了灯光和暖气,他们支撑不了多久。

    “君阿姨,君叔叔要来吗?”

    裴忆冻得小脸蛋冰冷僵硬,他缩在被子里,却依旧很虚弱,伸出冰冷的小手忽然握着乔宝儿的手腕,他很用力地握着,好像这小家伙害怕了。

    乔宝儿在衣橱里找到了她的一顶红色的羊毛帽子,她看着他,她的眼瞳在这昏暗的空间里清亮坚定,低声坦白告诉他,“不知道。”

    说着,她将帽子戴在裴忆小脑袋上,羊毛帽子有点大,挡着他半边小脸,但至少能保暖。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