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你就是我的宝宝

    自从瑞士回来之后,乔宝儿有一段时间没跟小朱联系了。

    【最近过得怎么样?】

    乔宝儿在微信上跟她语音,【君老爷子去外面住了一周,我发现他好像瘦了一些,不过那老头还是很凶。】

    之前君之牧还说爷爷怕她生气,根本就没这回事,老头刚回来半天就开始跟她抢娃了。

    想到双胞胎,乔宝儿有些兴奋,【我发现君小小比君大大要重一斤,可能是因为弟弟比较爱哭,哭完了就狂喝奶,比较容易长胖。】

    朱小唯跟着也笑了笑,然后问她,【乔宝儿,你打算以后在家里当全职妈妈了?】

    乔宝儿想了一下,既然决定回来君家,那么她首要的工作就是照顾宝宝,不然还要做什么。

    【我打算出去外面找一份工作了。】小朱不等她回话,径自告诉她。

    【裴昊然同意吗,你不是要在裴家照顾他们一家子一日三餐吗?】

    【裴昊然让我出去的,他说我在家里当煮饭婆子没社交,还说现在的女人最好有自己的生存能力,说一大堆现在的扶贫婚姻,女方容易吃亏之类。】

    乔宝儿听着,下了个结论,【小朱,你嫁给裴昊然也算嫁对了,他对你挺好的。】

    小朱声音里也充满了幸福感,【裴昊然还说让我签一些赠予合同,说以后万一出现不好的事,那些首饰和商铺都是我的,我不同意签这种东西,觉得他这奸商想多了,好好过日子哪有这么多事哦。】

    【裴昊然是不是常常跟你沟通?】乔宝儿语气变得有点怪。

    【夫妻过一辈子那么长,有什么事说出来,两个人一起分担商量肯定比较好,】

    小朱最近日子过得特别滋润,完全就是个幸福的小女人,没注意到乔宝儿那阴阳怪气,甜甜地补充一句,【虽然我不聪明,但工作和生活我也可以提提意见,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裴昊然那毒舌教训我。】

    【夫妻相处都是要互相沟通是吗?】乔宝儿有些严肃地问。

    【当然了……先不聊,我去接裴忆放学。】

    跟小朱闲聊完了之后,乔宝儿脸色有些凝重,她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别人家的夫妻都会互相沟通地,她家的大冰块根本不乐意同她多扯一个字。

    一如既往君家7点钟的晚饭时间。

    君家的主子们都到齐了,君老爷子美其名去老朋友家里作客一周,老人回来之后一直没给他那孽障亲孙一个好眼色,绷着脸色,不过无所谓了,反正爷爷一直都是这样威严摆着臭脸的。

    但君之牧很快注意到,他妻子今晚也没给他好眼色。

    君老爷子人老却很精明,一下子也发现了乔宝儿今晚心情不爽,再睨一眼对面那不孝子孙,顿时老人胃口大开,多吃了半碗饭。

    “今晚怎么吃这么少?”

    晚饭过后,原本身为大忙人的君之牧是要去书房处理文件的,今晚倒没有立即起身,而是问身旁女人,“想吃什么,叫厨房去弄。”

    乔宝儿一脸气呼呼地,“不吃。”

    君之牧盯着她,脸色也有些凝重起来。

    君老爷子立即放火,“气都气饱了,还要她吃什么。”

    乔宝儿明摆着是在生气,推着君之牧,“你不是要去书房跟谁视频会议吗,去啊,千万别告诉我跟谁视频什么项目计划,我没兴趣不想知道。”

    君之牧皱眉看着这一老一嫩,“怎么……”回事?

    “爷爷,咱们去客厅泡茶。”

    “好嘞。”

    这一老一嫩地相当默契,无视他,两人走了。

    君之牧沉着脸去书房了,期间视频会议区域总裁非常倒霉地撞上枪口,策划书被批得一文不值。

    凌晨12点,君之牧在书房里处理完了紧急的公务。

    在这之前方大妈给他端来了一盅参汤,他让人给乔宝儿送点夜宵,方大妈一脸无奈地汇报,乔宝儿坚持说自己不会饿,她拒食。

    君之牧回主卧房时也是皱着眉,“今晚怎么回事?”他发现这女人这么晚还没睡。

    “我就睡不着不行吗!”她语气有点倔地顶嘴。

    君之牧忽然安静下来,看着她这张明艳动人脸蛋,生气时还特别精神奕奕呢,他是真的不明白女人的脑筋回路,不过他也不可能跟她生气。

    “今晚怎么不吃饭,不舒服?”他放缓语气。

    乔宝儿盘腿坐在大床上,转过脸去,直接用后脑勺对着他,不乐意同他讲话。

    君之牧瞧她幼稚的动作,原本有些恼,薄唇微扬起无奈地笑了,大步朝床走近,“叫人煮夜宵,想吃什么?”他顺势坐在床边。

    他就坐在她身后,他靠得这么近,乔宝儿就没敢那么放肆,毕竟这人气势强大,别扭一下,“不饿,你别去找那些厨子,人家也要休息。”

    “我煮。”

    君之牧伸手就环上她腰,还在她平坦的腹部摸了摸,她明显胃里也没多少食物,声音多了份气势,“我煮牛肉面,必须吃完。”

    说着他一点也不含糊,快步就下楼去了。

    乔宝儿还在嘴里逞强,“谁要吃呢……”肚皮却很不争气咕咕响了。

    凌晨时间,乔家的人居然还没睡,正巧给乔宝儿打了通电话。

    “小姨,你们干嘛这么晚还没睡,你们在商量什么?”

    顾如烟叹气,“都怪你爸,一直不放心你,还说担心你以后……怕你也遇到那些厉害的小三,不会对付那些女人什么的。乔文宇他人越老越闲,整天就爱胡思乱想,今晚还扯着我和你奶奶说开什么会议商量对策……”

    乔宝儿自小没少听闻那些名门争宠,小三狐狸精上门的事,尤其是那些事业有成的男人到了中年之后越发嚣张。

    “我爸真是越来越烦了,叫他既来之则安之,而且他女儿我空手道黑带……”

    她爸隔着手机一声大吼,“空手道黑带有什么用,平时就不用脑子被人算计了都不知道,君之牧要是算计你,你被卖了还得帮他数钱。”

    “乔文宇,我跟宝儿聊电话,你这大老男人的走远点,闲得整天在瞎担心。”顾如烟都开始嫌这老男人太烦了。

    顾如烟抢回手机温声问,“宝儿,你是不是要睡觉了,之牧在吗,我想跟他聊几句……”

    “君之牧在楼下煮夜宵。”

    手机那头好一会儿沉默。

    “君之牧给你煮夜宵?”顾如烟语气有点奇怪。

    “我煮的太难吃了,现在这么晚不好意思叫厨子,君之牧以前跟专业的厨子学过,蒸炒焖炸他都会……”

    乔宝儿讲得很自然,想了想,不忘了补充一句,“我吃过他煮的油炸软壳螃,他做菜动作很利索,可能他就是有下厨的僻好。”

    他君大爷那么会做菜,说出来真没人相信,搞不好就是他那古怪的僻好。

    手机那头又是一阵的沉默……

    “宝儿。”顾如烟这次开口语气严肃了。

    “嗯?”

    “宝儿,这豪门是非多,也特别招女人,我们担心也没用……夫妻相处呢,其实,君之牧要是不怎么爱解释,那你也别太在意了,你可以主动去麻烦他,叫他帮你做一些事,你想要什么你直接跟他说……”

    “还有啊,女人偶尔也要学会撒娇。”指望她侄女撒娇开窍这真是比登月还难。

    “撒娇什么,我的女儿为什么要向君家的人撒娇!”乔文宇第一个反对。

    “反正你在君家不要让自己吃亏,你给君之牧多少,就向他讨回多少。”

    经过乔家人一翻关心之后,乔宝儿陷入深思。

    君之牧端了两碗牛肉面上来,喊她一块到小桌子那边吃夜宵,“必须吃完。”

    君之牧还以为她闹脾气不吃,瞧她一边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边嚼着碗里的面和牛肉,整碗吃个精光。

    还说不饿。

    “君之牧,我们刚吃饱不适合去睡觉,”乔宝儿忽然凑近他,“我帮你按摩怎么样?”

    君之牧眼神认真审视这女人,这转变太快了,他有点不适应。

    “我很会按摩的,我有学过。”

    她把他按坐在卧房的贵妃椅上,力道轻重按压他肩膀颈椎,虽然算不上舒服,但君之牧也满足了。

    不过君之牧也没享受多久,短短地十分钟,乔小姐停下手,然后轮到她坐在贵妃椅上,一本正经告诉他。

    “君之牧,现在轮到你帮我按摩。”

    他着实地吃惊了一下,瞧这女人认真的表情,故意拖长声音问她,“要我帮你按摩?”

    “是。”

    “同样十分钟?”

    “是。”

    君之牧嗓音变成低哑,“乔宝儿,我吃亏点,我帮你按一个晚上上怎么样……”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