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君之牧是个超级护短的

    裴忆那一大群小朋友吃了生日蛋糕之后,派人送了他们回去,晚上裴家请君之牧他们一起到外面的大酒店吃饭。

    “原本是打算在家里煮的,往年君之牧没有来裴忆的小生日,刚才我婆婆说怕你们吃不习惯。”

    他们来了预订的酒店,朱小唯与乔宝儿一起先去了洗手间,聊起了一些家常。

    裴忆毕竟只是个小孩子,君之牧冷性子就不爱应酬热闹,他没有特意参加这些小生日也正常,相对比之下,陆祈南他们更加亲民一些。

    “其实君家的人也没有你们想像的那样难相处。”乔宝儿喃喃着。

    朱小唯微笑,“比起君家那样的高门,裴家的人会有压力。”

    “小朱,你嫁进裴家有压力吗?”乔宝儿关心问了句。

    “我感觉裴昊然爸妈都挺好相处的,他们对你怎么样,会不会有什么婆媳问题?”

    乔宝儿想起了君之牧的母亲,虽然少接触,暂时没什么冲突,但事实上乔宝儿跟江美丽实在称不上和谐,见面也就是客气喊一声。

    婆媳关系古往今来,大都是不太如意。

    朱小唯差点要发誓,“裴昊然的爸妈绝对是这世界上濒临绝种的好公公好婆婆,他们从来不为难我,处处还为我着想,比我亲妈要好多了。我很喜欢他们。”

    乔宝儿洗完手,抽了纸巾将湿手擦干,转头见她一副忠心模样,觉得好笑,拍拍小朱的肩膀。

    “你在裴家过得好就行,如果有什么不爽别憋着,记得告诉我。”

    朱小唯跟裴昊然是闪婚领证的,小朱家里的情况比较混乱,她亲妈还有继父继哥那些都是狼心狗肺的东西,她结婚嫁得好,乔宝儿也替她高兴。

    不过,小朱的性格向来忍功第一,遇上事情,总是习惯委屈自己。

    “裴昊然为人也算不错,比较有头脑,但是,”

    乔宝儿看了看她,说得坦白,“我觉得陆祈南比裴昊然好,如果你嫁给陆祈南,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陆祈南绝对是个心疼老婆的。

    “哈哈哈,这个要看缘分,陆公子那么多美艳女友,我哪敢觊觎啊,把他当成哥哥还差不多……”

    朱小唯想起了陆祈南被他娘催婚就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乔宝儿也笑了,“那也是,陆祈南那花心大萝卜,以前交那么多女朋友,自作孽,以后肯定会被他媳妇嫌弃。”

    “我婆婆刚才说要给陆祈南找一门好亲事,找个好女孩介绍给他,说陆祈南以前只是比较爱玩,喜欢小孩和动物的男人性子都不差,他要是结了婚,以后是个好老公。”

    乔宝儿跟小朱一边调侃陆公子,并肩走出洗手间往酒店包间走去。

    远远地在包间大门敞开,酒店服务生一个个规矩地捧端上菜。

    而包间走廊外,裴伯母拿着碗和汤匙,追着前面跑着的裴忆,“小忆,乖,听话,再多喝一口。”

    “我不要。”裴忆小少爷嫌弃那药汤太苦了。

    朱小唯看见这情况,一个快步冲进去拦住了他。

    小朱板着一脸严肃教训,“裴忆你回去座位上,自己把药汤喝了,公共场合不准乱跑,没规矩。”

    裴忆停止脚步,小脸不情不愿,小声反抗,“我又没生病,干嘛让我喝药,我不喝。”

    “现在流行感冒高发期,有好多学生都病了,喝这个能提高免疫力,不然你真生病了你爷爷奶奶担心你。”

    朱小唯一副严肃家长的模样,“别再让你奶奶端着碗找你,都多大的人了,让同学看见笑话你。”

    以前朱小唯觉得裴忆这死小鬼很聪明,还有点小少爷的傲气,她通常也会顺着他。但是她跟裴昊然结婚之后,她感觉裴家都太宠着他了,她只能站出来当黑脸教训他。

    “小朱啊,这药是太苦了,喝这些是有点为难孩子。”

    裴伯母生怕孙儿受委屈,赶紧走过来圆场。

    朱小唯接过这碗药汤,直接塞到裴忆小手上,继续板着脸吩咐,“拿着,回去坐好了,然后喝完它。”

    裴忆好似之前就被收拾过几轮,他耷拉着脑袋,只好认命捧着碗自个儿跑回包间。

    朱小唯见他老实听话了,然后这才转头,“妈,裴忆很聪明,他知道喝这些对身体好,他就是见你心软,耍赖不喝。”

    裴伯母看着她宝贝乖孙不太高兴的小身影,叹了口气,也没说什么。

    乔宝儿安静地看着这一幕,只觉得有点奇怪。

    这裴家好歹是书香世家,应该懂得一些礼仪严谨,但裴伯母对孙子太过于溺爱了,对比起来,君老爷子当年好像没少收拾君之牧,哪有这么纵容着。

    进了这100平的豪华的大包间,很宽敞,因为这家酒店是君氏的预订很方便,直接要了贵宾房,进门有高吊垂下的水晶灯,左手边是客厅摆放了水果拼盘,美女服务员正在沏茶伺候,陆祈南他们正在闲聊着喝茶。

    右手上是餐厅,名贵的酸枝木大长桌上已经摆好各式各样三十八盘菜肴,六名服务员将椅子拉出,等待客人入坐。

    “别乱跑了,入坐吃饭了。”

    裴昊然朝自己儿子喊一声,虽然他表情有些严肃,但语气很平和不怎么斥责裴忆。

    裴伯父率先坐客厅的沙发起来,朝裴忆走近,一把接过他小手上的碗,瞧自己孙子不太高兴的样子,慈祥的笑了笑,半哄半教育。

    “这黑呼呼地药汤是不是很苦?”

    “苦。”

    裴忆喜欢亲近爷爷,语气有点委屈。

    裴伯父一把将裴忆抱起,放他坐在儿童坐椅上,半哄半教育,“爷爷跟你一人一半喝了,咱们两爷孙有苦一起面对。”

    裴忆见他爷爷直接拿了个空碗倒了一半喝完了,他别扭了一下,也只好学着规矩喝完自己那一半。

    其它人也陆续入座,乔宝儿看着裴伯父这教育方式,不禁有些吃惊。

    她小声喃喃自语,“裴忆没被他们家宠坏了算是庆幸。”

    陆祈南坐在她左手边,听到她在自言自语,忍不住吐槽她,“我听说你乔小姐小时候更加恶劣,一言不合就找同学打架。”

    乔宝儿小时候的光荣史,被外公宠着,脾气又倔又任性,挑食,关键是还喜欢打架,幼儿园的学生家长都怕了她。

    乔宝儿知道自己小时候并不是什么好孩子,决定闭嘴吃饭。

    右手边座位的君之牧夹了一块鱼肉放她碗里,那深邃的目光扫了一眼陆祈南那边。

    君之牧凉凉地说一句,“她打架那是因为那些人欠揍。”

    陆祈南一听,表情十分复杂。

    乔宝儿听到君之牧开了口,她顿时也有了底气了,朝陆祈南气哼一声。

    “第一天上幼儿园那些人拽我小辫子,我外公教我被欺负了别只会哭,要欺负回去,而且他们还常常欺负唐聿,就是欠揍的。”她小时候打架大都是帮唐聿出头。

    君之牧听到她突然提起‘唐聿’这个名字,神情有些恍然。

    而陆祈南深刻的明白了一个道理,乔宝儿以前的外公很护短,最恐怖的是现在她家老公君之牧也是个超级护短的。

    总之千错万错都是别人的错,他家老婆绝对没错。

    哎,果然不能得罪乔宝儿。

    陆祈南一边在内心腹诽,一边默默地吃饭。

    餐桌上裴伯父伯母先是问了裴忆喜欢吃什么,连哄带骗想让他多吃几块青椒,胡萝卜。

    “我今天生日,我不要吃这些……”裴忆正想着挣扎一下。

    朱小唯很不客气,盛了一大勺胡萝卜炒腰豆百合放他碗里,就一个字,“吃。”

    裴忆小脸垮了,他看了一眼朱小唯那严肃的表情,盯着一大碗的萝卜很闷闷不乐,“我不要……”

    “裴忆你整天不吃红萝卜青椒……”

    朱小唯刚要开口,裴昊然就直接将儿子的小碗拿了过来自己吃了,“他不爱吃就算了,反正不吃也对身体没什么影响。”

    朱小唯表情有些气恼,连裴昊然也是这样宠着孩子,接着她又听到裴昊然说,“你看,乔宝儿那更挑食,她不是挺好的。”

    朱小唯抬头看去,一脸无言了。

    乔宝儿正努力地把盅汤里几颗红枣全部给掏了出来,她不爱吃煮过汤的红枣。

    “干嘛?”

    乔宝儿感觉到大家在看她,一点也不知道惭愧疑问。

    大家也都只是笑笑。

    乔宝儿夹了一大块奶酪龙虾肉给裴忆,微笑着,“试一下,这个味道不错。”

    裴忆小帅气脸蛋,笑容灿烂,“好。”他就喜欢吃海鲜。

    “乔宝儿,你家的双胞胎你还是别带了,不然长大以后那还得了啊。”

    “什么意思?”

    陆祈南跟她扛了起来,“啧啧,你自己什么德性你要有自知之明啊,别带坏你儿子……”

    话说到一半,他愣住了。

    陆祈南眼前一盘特制闷炖双头鲍鱼,突然被君之牧拿走了。

    这家酒店最出名,每天限量供应特制焖炖双头鲍鱼是陆祈南的最爱,陆公子从来不挑食,但他也是有偏爱好的。

    可是现在,陆祈南眼睁睁地看着自己那份双头鲍鱼被君之牧拿走了,君之牧低沉的声音很坚定地说,“陆祈南不爱吃这个,你帮他吃了。”将鲍鱼一叉,叉到乔宝儿的盘子上。

    乔宝儿很高兴,吃得津津有味。

    陆祈南脸黑了。

    果然是个护短的……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