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拉斐尔的逆鳞

    第683章拉斐尔的逆鳞

    大家都很惊讶,没想到在第三岛屿这么诡异的地方能碰到旧伙伴。

    “……你们是专程找我们的?”

    “怎么知道我们误闯入了第三岛屿?”老鬼几个大老爷们内心那个感动啊。

    其实猴子对第三岛屿的危险一无所知,因为他跟野人族长,这一路压根就没遇到什么奇怪的事。

    一段时间没见,老鬼和螃蟹这几个家伙怎么变得这么煽情了。

    “一开始我们也以为你们是前往第二大岛屿,是野人族长告诉我们,你们手上的地图错了……”

    猴子跟他们讲述了野人岛屿的疾病已经基本受到了控制,但是天灾始终还是到来了,海底的火山喷发,引发了巨大的海啸,吞没了临海的森林,野人的房子,地动山摇,大地开裂了,所有人都惊慌无助,就连动物像疯了一样,百兽奔逃。

    “裴昊然和鲨鱼他们领队,带着所有人,包括野人宫殿里卖身的佣人,附近的野人也成群结伴加入了他们的队伍,他们随着动物奔跑的方向上山……”

    “我和桑巴是临时得知你们的地图错了,怕你们迷路,我们没时间跟鲨鱼他们商讨,所以临时离队,出发过来找你们。”

    “地图,明明是向着第二大岛屿走,也不怎么来到这鬼地方。”

    想起这茬,陆祈南怨恨地眼神瞅着倚着山洞角落喘气的拉斐尔,这变态刚才被桑巴狠揍了个半残。

    “那份地图有1000多年历史了!”拉斐尔身上满是伤,咬牙切齿朝他们气吼一声。

    这片海岛地理磁场特殊,每隔几百年就会发生非常重大的自然灾害,山川变成平地,大海冒出高峰,地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份地图的事,拉斐尔也挺冤的,这地图是他从第二岛屿藏书阁里偷出来的。

    一声微弱的猫叫。

    伯爵说,【权杖在山洞里】

    原本虚弱的拉斐尔像是怒极了一样,爬起来冲到桑巴那边,“你偷了我的权杖!”

    这个山洞就像一间教室这么大,拉斐尔怒不可及的声音在回荡。

    老鬼和陆祈南立即转头,眼神异样,“是你们比我们早一步挖走了树根下的权杖?”

    这事搁着是以前,他们可不管,但现在他们与拉斐尔有协议,对权杖的去向也格外关注。

    桑巴依旧满脸胡须,面目凶恶,望向他们这群‘小人’,他没啥反应。反而是一直坐在最里边的野人族长慢慢地站了出来,并不是站出来认罪忏悔。

    野人族长沙哑的嗓音也带着愤怒情绪,那枯老的双手紧紧地握着从泥底里挖出来的权杖,对拉斐尔一通训骂。

    虽然听不懂野人族长嘀嘀咕噜讲什么,但从她语气口吻里听出,拉斐尔似乎是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野人族长此时雷霆大怒。

    而最后野人族长态度坚决,【权杖不会归还给拉斐尔】

    拉斐尔脸色很难看,不过他并没有动手抢,而是嘴角噙着笑意,往君之牧那边看一眼。

    他对上桑巴这样大块头没有胜算,他自己拿不到手的东西,只要能借力利用别人得到,那目的达到就行了。

    君之牧他们想要离开这片海岛,只能与他合作。

    “权杖的事就交给你们了。”拉斐尔语气轻松地说一句,完全不愁。

    君之牧听不懂野人族长与拉斐尔的交谈,一时有些举棋不定,互相打量并没有激烈地争执。

    野人族长不蠢,她知道自己守不住这截权杖,而她的傻儿子被那外簇女人教唆几次搞不好随时倒戈,把她这个娘给忘了。

    野人族长选择先跟乔宝儿讲道理,希望能感化她。

    【那口石棺下面镇压着恶魔,我们千百年来老祖宗代代留有遗训,绝不允许任何人闯入第三岛屿,更不能打开石棺,那将会带来可怕的灾难。】

    乔宝儿在山腹的壁画中已经知道了拉斐尔干的好事了,见这老族长一脸真诚跟她讲话,乔宝儿没好意思打断她。

    接着野人族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岛主之子受长老的欺骗,他以为齐集了三截权杖带回去就能得到岛主首领的认可继承人身份】

    【……长老已经派人在岛外埋伏,就算真的找齐了三截权杖,那也只是个骗局。】

    乔宝儿表情惊愕,很明显桑巴这位族长母亲是知道拉斐尔的身份的,不过看态度也并没有特别恭敬,由此可见,拉斐尔在岛上可能一直挺招人嫌的,得不到上层认可。

    可她跟拉斐尔相处这么一段时间,她感觉她这个便宜哥哥怎么可能这么容易上当受骗呢。

    用阴险狡诈来形容他也不为过了。

    乔宝儿摇摇头,“你肯定有些事情搞错了。”

    她话刚说出口,野人族长还没想说点什么,拉斐尔立即放肆地大笑起来,“我是为了想得到那群老不死的认可,千辛万苦找这三截破权杖哈哈哈……”戏谑讥讽的意味甚浓。

    拉斐尔并没有解释他为什么要找齐三截权杖,但从他这讥笑的语气里听出来,他要权杖是别有目的。

    乔宝儿想起了他们从山腹的死人尸骨那找到的两只外形朴实的铜杯子,拉斐尔非常宝贝那两杯子。

    而根据壁画上的记载,那两只杯子似乎能起死回生,以命易命。

    有了这两杯子,还差壁画上所画的那口复活泉水,而当三截权杖合并,完整的权杖拥有神力,不仅可以解除第三岛屿的所有幻象,权杖能指路复活泉的位置。

    如果拉斐尔集齐三截权杖,并不是为了向别人证明他能力,那么……

    “你、你想复活什么人?”乔宝儿自己梳理了所有线索,隐约地猜测。

    拉斐尔对她的问话,眼瞳微眯露出危险阴戾神色,他沉默了一会儿,同时,四周的君之牧他们一致看向他。

    君之牧他们善于观察,拉斐尔脸上那恼怒、震惊的神情一闪而过,乔宝儿刚才的问话,她猜对了。

    “你真的是想为了要救一个死人,搅乱了整片海岛的磁场,引发这么大的天灾,让所有人成为祭品陪葬。你不觉得你太自私自利了吗!”

    乔宝儿见他不说话,八成是默认了,顿时火冒三丈痛骂起来。

    “那样的死人就算被你救活了也没有存在的价值,既然是死人,就该入土为安,一切都结束了,你为什么还要违背天理,你这样只会害死更多的人命……”

    一直隐藏的拉斐尔似乎被她说中了心底呵护的弦,面目有些狰狞,怒斥,“违背天理又怎样,这海岛的存在难道不是违背了天理吗,她本不该死!”

    大概是拉斐尔的气势太过冷洌、阴戾,乔宝儿对上他那憎恨苍生的双眼,她自觉地安静下来。

    不知道拉斐尔嘴里所说的‘她’到底是什么人,大家也没再提,这是拉斐尔的逆鳞。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