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 重伤(一)

    陆明玉不知自己昏迷了多久。

    人在昏迷的时候,并非全无知觉。偶尔能听到些模糊的声音。

    “小玉,你要撑住。”这个哽咽的声音,是她的亲爹。

    “娘,你不要死!哇哇哇~”这个响亮的哭声,是李琀。

    李珝李瑄也在哭,还有乔皇后的哭声。

    都别哭,我就是受了点伤,人且好端端的,没掉胳膊没丢腿,养一段时日就生龙活虎了。

    可惜,她再怎么努力,也睁不开眼。倒是很快又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

    再次有意识的时候,是胸膛处的疼痛唤醒了她。她还是睁不开眼,头脑一片昏沉,只隐约听到周院使的叹息声。

    “太子妃娘娘的伤势着实不轻,万幸没伤及心肺,只是失血过多。不过,绝无性命之忧,请皇后娘娘和几位小殿下安心。”

    李琀又放声哭了起来,口口声声说“我要娘”。

    李珝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周院使,母亲已经昏迷两天了。什么时候能醒?”

    周院使答道:“太子妃娘娘身体力气耗尽,失血太多,所以才昏睡不醒。小殿下不必忧心。如无意外,很快就会醒了。”

    陆明玉费尽力气,想动一动手指。奈何手指不听使唤。

    又过了许久。

    一个勺子碰了碰她的嘴唇。

    她下意识地张口,温热苦涩的汤药滑入口中。耳边响起李瑄雀跃惊喜的声音:“娘张嘴喝药了。快过来,娘的眼睛也在动。”

    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贴在了一个圆圆胖胖的小脸蛋上:“娘,你睁开眼,看看我。”

    陆明玉吃力地睁了眼。

    眼前先是一片模糊不清的黑影。

    过了片刻,眼前才慢慢清晰起来。映入眼帘的,是三个儿女激动喜悦的脸。

    “娘!”

    儿女们不停地喊着她,很快红了眼哭了起来。

    陆明玉眼眶一热,泪水涌出了眼眶。

    一方柔软的帕子为她擦拭去眼泪。是坐在床榻边的乔皇后。

    乔皇后不知守了多久,眼里满是血丝,面色憔悴不堪,哽咽着低语道:“明玉,你总算是醒了。”

    陆明玉吸了吸鼻子,嗯了一声。

    她不是不想说话,是身子虚软无力说不出话来。

    床榻边都是人,绮云挤不到前面来,站在个头最小的李晗身后,哭得又红又肿的双眼焦灼地看了过来:“娘娘,你昏睡三天了。”

    陆明玉又挤出一声嗯。

    李珝用手背擦了擦眼泪,低声道:“这个好消息,得立刻告诉外祖父。”说着,叫了内侍过来,令内侍去传信。

    人虚弱无力的时候,脑子转得也比平日慢得多。

    陆明玉听到外祖父三个字,才想起亲爹,张嘴挤出几个字:“我爹在哪?”

    声音又低又哑,听不真切。

    绮云眼圈一红,泪水再次掉了下来:“娘娘刚醒,没什么力气,别急着说话。想知道什么,奴婢慢慢说给娘娘听。”

    乔皇后定定心神,低声道:“本宫来说。”

    “广平侯死后,孟家军溃败四散。有些败兵残将四处奔逃,伤害无辜百姓。有些富户和小官之家也遭了殃。”

    “荥阳王亲自领兵,追杀这些败兵残将。花了两日时间,才彻底肃清了乱局。”

    “这一战,孟家军死了四万多人,其余的都被俘虏,暂时关在军营里。日后一并论罪行处。”

    “御林军同样死伤惨重。梁将军带出去的三万御林军,死伤了两万有余。梁将军也战死了。”

    梁大郎死了?

    陆明玉心中咯噔一沉,抬眼看向乔皇后。

    乔皇后说着,也红了眼:“梁将军的尸首被找回来,暂时还没下葬,也放在了冰窖里。”

    梁大郎的尸首和梁大将军放在了一处。

    梁二郎哭的撕心裂肺,在冰窖外跪下,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用力抹一把通红的眼睛,起身就走了。

    御林军死伤惨重,需要宫门外血流成河,需要清理打扫。有荥阳王在,能支撑大局。他也得带能动的御林侍卫清理战场。

    无辜百姓惨死的,也有一些。好在没有蔓延波及到整个京城,有几百户人家挂起白布办了丧事。

    八万大军造~反,这些损伤,已是不幸之中的万幸。想当年燕楚两国京城被破时,满城的百姓活下来的不足六成。那才是尸首遍地血流成河红尘炼心沈清。

    陆明玉听到这儿,慢慢松了一口气。

    京城没有乱就好。

    “万幸赵家军一直按兵未动。”乔皇后叹道:“如果当夜赵家军也生了乱,战局如何,委实难料。”

    万幸濮阳侯胆子还不够大。

    匆匆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

    没等通传就敢直接闯进东宫太子妃寝室的,非荥阳王陆临莫属。

    陆临连着三天三夜没合眼,目中满是血丝,脸上的短须有些凌乱,面色自然好看不到哪儿去。

    “小玉,”陆临眼里只有女儿,压根忘了向乔皇后行礼。

    他快步到了床榻边,目光急切地落在陆明玉苍白虚弱的脸庞上:“你总算是醒了。现在伤口疼不疼?”

    陆明玉没力气说话,也没力气点头摇头,只眨了眨眼。

    陆临看女儿这般模样,眼睛陡然红了,喉咙里似被什么东西哽住。

    乔皇后用帕子擦了眼角,轻声招呼李珝李瑄李琀一同出寝室。绮云也退了出去,只留下父女两个单独说话。

    陆明玉动了动嘴,看口型是三个字:“我没事。”

    陆临鼻间满是酸楚。他坐在床榻边,伸手握住她的手。

    自陆明玉出嫁后,父女两个聚少离多。像这般独处的,更是少之又少。看着躺在床榻上面白如纸动弹不得的女儿,陆临心如刀割。

    “当年我真不该答应你嫁给李景。”

    陆临目中满是懊悔和自责:“我就该将你留在身边,为你招一个夫婿登门。每日安逸逍遥,吃喝玩乐过一辈子就是。”

    李景当然是个好女婿。

    可陆明玉嫁给他后,就没过什么好日子。

    别人只看到她身为太子妃的风光,何曾知晓这份风光后的层层重压和勾心斗角?三年多前,陆明玉就曾受过一回重伤。

    这已经是第二回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